所在位置:首页 >> 理论研讨 - 浅论东西方绘画语言之比较理论研讨 >>


浅论东西方绘画语言之比较

[摘要]西方绘画十分讲究透视法,所谓透视法,简单地说,就是用线条或色彩在平面上表现立体空间的方法。而东方绘画则不大讲究这些,在东方画家的意识中几乎没有透视的概念,中国古人常说:“诗中有画,画中有诗”,诗画一体,是他们追求的高妙境界。
[关键词]东西方  绘画语言  比较

      其实,用不着对绘画艺术做深入地研究,我们也会很清楚地知道东西方不同民族在绘画艺术方面存着的巨大差异,没有一个人会把意大利人的油画和中国人的水墨画混为一谈,只要远远地瞟上一眼,就能做出准确地判断。因为它们风格迥异,给人的视觉以完全不同的感受。
      西方绘画十分讲究透视法,所谓透视法,简单地说,就是用线条或色彩在平面上表现立体空间的方法。世界是立体的,西方人没法不观察到这一点,然后他们聪明的大脑指挥他们灵巧的双手在白纸、画布和墙壁上如实地记录下他们看到的一切,西方写实主义绘画尤其强调对细节的刻画和还原生活的特性,他们严格地按照物体在同一空间中的大小比例进行描绘,也就是说,是按照近大远小,近高远矮的基本原理进行创作的。所以物体在平面上也能呈现出具有长、宽、高三维空间感觉的立体效果,生动、逼真,给人以身临其境的感觉。
      而东方绘画则不大讲究这些,在东方画家的意识中几乎没有透视的概念(但令人意外的是,埃及绘画竟然也与东方绘画一样,是一种平面的效果)。他们对透视的原理置之不理,我行我素地画了几千年这样的“平面画”,而且自得其乐。试想,如果让一位西方画家,或者就是习惯了西方绘画的人去观赏东方绘画,他们会觉得大倒胃口,会奇怪东方人怎么不懂得运用光影造成的明暗关系来表现立体感,他们会觉得这简直就是小儿画,物体是贴在纸上的,完全没有悬在空间中的感觉。
      这就是东西方审美之差异造成的迥异画风。西方画家历来注重关注现实,善于表现生活中的真实场景,即使是虚构的一个情景也会用写实的笔法加以描绘,让人觉得真实可信。文艺复兴时期的绘画更加注重对人文思想和现实生活的表现。本维纽图•塞林奈在表现一个庆典场面的时候极尽写实之能,他捕捉细节的能力叫人叹服,画面中一个体态臃肿的妇人款步走来,不慌不忙地在一个宫殿的门口聆听乐手们的演奏,她神态安详而自得,在悠扬轻缓的旋律中,她起开金光四射的盐罐,从里面取出一点盐来。你分明觉得这是个活动的场景,而不是一个静止的画面。这幅画在当时受到了普遍的欢迎。但严格说来,这幅画是不符合透视法的,所以它在绘画史上没有什么地位,因为在保罗•乌切洛(1397—1475)之后,没有表现透视关系的绘画,就不被认为是一幅好画了。而伦勃朗的那幅著名的《解剖课》不仅成功地运用了透视法,还极为生动逼真地刻画了人物,表现了细节。画面中八个人物情态各异,栩栩如生。解剖室里,学生们正在全神贯注地聆听老师的讲解。他们也许是第一次这么近地观察死去的同类,那僵硬的四肢和惨白的皮肤让他们好奇、害怕、紧张。你似乎可以感觉到,此时,他们的下巴和胡须都在微微地颤动。当老师讲解停顿的短暂间隙,解剖室里寂静无声,只能听到手术刀切割尸体时发出的奇特声音。伦勃朗把他们的内心感受和外在表情刻画得惟妙惟肖。
      同西方画家一样,东方画家们也用肉眼观察世界,他们所见到的也一定和西方画家所见到没有什么两样,都是立体的、彩色的,但他们表现在画面上的却与现实世界完全不同。东方的画家们丝毫也不在意表现主体的比例是否恰当,人物的五官看上去是否逼真。他们有另一种非凡的本领,他们注重营造意境——这种东西往往是现实中并不存在,而仅存乎其心的。他们更注重主观感受的表达,他们是一群生活在梦幻中的“不切实际”的人,他们浪漫而又单纯。也许他们觉得复制或照搬生活是愚蠢的,而艺术要表现的是经过眼睛的过滤,并且搀杂了心灵的感受之后再加以变形的世界,这就是我们看到的最能够代表东方绘画艺术的中国画家的水墨丹青——一种更加隽永、诗意、悠远和空灵的平面视觉艺术。在中国传统的文人画里这种倾向表现得尤为突出,他们凭直觉挥洒,并不把技法放在第一位,他们认为过分强调技巧会妨碍他们思想与灵感的自由表达,他们只求神似,而不象西方画家那样注重素描和写实功力的培养,并以一种尊重科学的态度来对待形似的问题,而中国的画家们要的只是“写心”而非“写实”。中国古人常说:“诗中有画,画中有诗”,诗画一体,是他们追求的高妙境界。
      虽然不讲透视,但中国画的技法同样十分高超,在东方佛教绘画中,只用线条和色块表现而不讲透视的壁画,依然巧夺天工。东方画家用一种十分简单的颜料和简洁的笔墨,一挥而就,甚至就只用一种墨汁,一支毛笔,就能完成一幅妙趣横生的写意画。注意,这里“写意”这个词十分重要。它只是在书写一种心情,而不是刻意强调人物与景物的真实性。中国画家画一条鱼只需要两三笔,而且他们绝不画水,水是没法画的,但没有水鱼一样在水里畅游,你似乎还能感觉到鱼尾在柔软地摆动,十分传神。中国画家在勾画人物时还经常忽略面部的特征,甚至根本就不画出五官来,但人物个性依然鲜明。中国画不象西洋画那样将画面排布得十分饱满,讲究“留白”,大量的空白留出了许多想象的空间,而且给视觉一种疏、爽之感。这种简洁明快而又意韵清远的绝技,实在令人叹服。
      因此我们可以说,以中国为代表的东方古典艺术家不是因为没有掌握透视法而只能涂抹出平面的图画,他们的这种与西画迥异的表达方式源自于他们特殊的文化心理。如果你对中国文化有所了解,你就会逐渐接受并欣赏中国画家的作品,如果你对日本文化有所涉猎,你在欣赏日本浮世绘的时候也就不会一头雾水了。
      透视法的确是一种了不起的发明,这是欧洲南部画家的贡献,假如没有透视法,现代意义上的绘画就无从谈起,而欧洲北部的凡•埃克兄弟发明的在颜料里兑上油作画方法(油画),又给绘画艺术带来了一场革命。这两项发明无疑推动了绘画艺术的发展,并逐渐成为世界绘画艺术的潮流。现代的东方画家也运用纯粹的西洋画法进行创造,但古老的中国画依然保持着它特有的技法与风格,并散发着迷人的魅力。
      所以我们可以这么说,透视法不能成为衡量一幅画作质量优劣的绝对标准,所有的手段都是为表达画家内心感受与情绪服务的。当一种艺术形式以一种强大文明的化身,以排山倒海之势席卷全球之时,许多弱小的文明就容易被摧毁,当世界大同,各民族的艺术形式趋于一统,艺术走向单一和毁灭的日子也便近在咫尺了。所幸东西方艺术在相互借鉴、相互融合的同时,依然保持着各自鲜明的艺术特色和不可替代的永恒魅力。

建议您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 1024×768 并使用 IE 6.0 以获得本站的最佳浏 览效果
主办单位:射阳县文化馆 地址:江苏省盐城市射阳县沿河路64-1号 邮编:224300
电话号码:0515-82322130,传真号码:0515-87755080管理